利好因素让澳葡萄酒行业嗅到“春的气息”

时间:2020-03-26 22:16:28  阅读:61

来源 : Seer先见资讯 作者 : Gaudi 编译 

澳葡萄酒行业对中国出口现状

农历新年到来前几天,中国爆发了新冠疫情,所有新年庆祝活动也因此取消,中国经销商的仓库中积压了大量未出售的澳大利亚葡萄酒。

也就是说,等到一切恢复正常,可能需要好几个月时间,届时中国进口澳大利亚葡萄酒的订单数量才能恢复到疫情爆发前的水平。

截至2019年12月,澳大利亚向包括香港和澳门在内的中国市场出口的葡萄酒金额在12个月内增加了12%,达到了创纪录的12.8亿美金。澳大利亚还超过了法国,成为中国市场的第一大进口葡萄酒原产国。

2019年是澳大利亚葡萄酒出口的丰收年,但从目前来看,2020年澳洲葡萄酒的出口形势不容乐观。

两家酒企面临的挑战与应对措施

杰夫哈迪酒庄(Geoff Hardy)

杰夫哈迪酒庄酒庄位于麦克拉伦山谷(McLaren Vale)和阿德莱德山区(Adelaide Hills)。中国是该酒庄最大的葡萄酒出口市场。

公司首席执行官理查德·多兰(Richard Dolan)表示,今年的销售额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60%至70%,但从本周开始,中国市场开始复苏,公司接到一份“六位数金额的订单”。他表示:“过去四至六周,公司收到来自中国的七八个小额订单,而最近一个订单金额与前几个订单的总和大致相同。”

“中国市场出现了一些振奋人心的积极迹象,我们很幸运,能够跟一些实力强大的经销商合作,他们刚刚开始重返中国市场。”

“我们在欧洲或美国市场面临的风险不大,但我想,这些市场目前状况有点类似于我们的内销市场。”

该公司的第二大市场是澳大利亚,旗下品牌包括佩塔林加(Pertaringa)和K1。

多兰说,尽管公司推出了非现金销售、加强清洁和保持安全社交距离等额外措施,但在最近几周,酒庄门店的销售额呈下降趋势。不过他也表示,网上销售额激增正好弥补了酒庄门店的缺口:“我们本周初做了一次电子邮件销售活动。不到一天时间,我们就发出了几千封邮件。所以,只要有可能,我们都会把网络销售进行下去。”

“除了抢卫生纸、大米和意大利面,人们开始把目光投向其它商品。他们认为,如果居家隔离的话,他们或许需要一瓶来自麦克拉伦河谷红的上等西夏王葡萄酒来搭配意大利面。”

“人们开始采取一些正确的防疫措施,比如减少社交接触。他们不想亲自到酒类专卖店去买酒,而是在网上订酒,再由送货的司机把酒放在他们家门口。”

自2012年以来,杰夫哈迪酒庄的葡萄酒销量增长了10倍,这主要归功于中国市场,而销量的增长也帮助它赢得了几项出口大奖。

澳大利亚南部许多重点葡萄酒产区的葡萄采摘和酿酒活动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包括巴罗萨谷(Barossa)和麦克拉伦河谷。今年葡萄歉收,产量下降了25%。多兰说,与其采购更多葡萄来弥补今年产量的不足,他的公司将减少葡萄酒产出,希望供应量的减少能够与下降的需求相匹配。他说,只有那些拥有稳固品牌、充足资本、较低债务水平的葡萄酒公司,才能从冠状病毒危机中复苏。

他表示这是一个双重挑战,公司既要解决当前的难题,又要为未来的需求反弹提前做好准备:“我们要对本财政年度剩余时间的业务和2021财年业绩重新进行预测,监测现金流,并核实我们的债务人和债权人状况。”

澳大利亚国际酿酒集团(Vinternational)

总部位于阿德莱德的澳大利亚国际酿酒集团是一家从事葡萄酒全球销售、营销和分销业务的企业,尤其专注于澳大利亚南部产区的葡萄酒。

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哈米什·鲍德温森(Hamish Baldwinson)表示,一些来自中国的大订单在疫情防控期间被暂时搁置,而现在这些订单已再次启动。

他说:“中国的管制措施正在逐渐放开。我们在疫情爆发前接的订单将在本月和下个月发出,这非常令人振奋。我相信我们已经迎来了转机,但转变不会一夜之间到来,可能需要一年的时间。”

当地业内人士认为,葡萄酒在线销售正在蓬勃发展,零售也在增长,而这都是以酒店、酒吧和餐馆等室内场所销售下降为代价的。

鲍德温森说:“我们与酒类连锁超市Dan Murphy’s的澳大利亚分公司建立了业务关系,每到周一,我们都会看到订单大幅增加。本周一的订单量比上周大了不少,这表明零售市场很坚挺。我期待着下周一赶紧到来,看看这种趋势是否能继续下去。”

对于澳大利亚葡萄酒市场,鲍德温森的关注点偏向于现场消费,他认为这部分渠道将受到很大打击,因为人们暂时不再外出消费。他说:“虽然这个渠道可能只占市场总量的25%,但许多小规模酿酒厂的大部分销售都依赖该渠道,因此这段时间对它们来说很煎熬。”

澳元贬值=意外惊喜?

澳元在贬值,这给了出口商一线希望。上周四,澳元对美元的汇率已经跌到1:0.56,为2002年以来的最低点。

十多年前的全球金融危机期间,澳元对美元汇率低于1:0.7,澳洲向美国出口葡萄酒迎来爆发,达到10亿澳元左右(约合当时的48亿人民币);但在过去十年间,澳元对美元汇率逐渐升至1:1.1,导致澳洲葡萄酒在美国市场的竞争力下降,销量遭到腰斩。澳元贬值给葡萄酒出口带来的好处显而易见。

鲍德温森说:“这对任何产品的出口商来说都是好消息,而不仅仅是葡萄酒出口商。澳元兑美元汇率的跌幅大于其它大多数货币,我对此感到非常高兴,因为我们的葡萄酒在全球市场上变得更便宜。而如果你回顾一下澳大利亚葡萄酒出口的历史,会发现我们的成就大多与澳元的强势挂钩。”

亦有业内人士表示,汇率波动固然能推动葡萄酒出口,但若疫情导致全球经济下滑,会降低人们对高端西夏王葡萄酒的消费能力,转而选择购买廉价产品,而南非、智利、阿根廷等其它新世界的葡萄酒也同样具有竞争力;此外,由于澳洲森林大火导致葡萄产量减少4%,存在着葡萄酒提价的可能,汇率变动只是对冲了涨价的空间。
更多